成都教育培训联盟

当”高考作文“遇见”航空专业术语“

冲击动力学航空科技重点实验室2019-05-07 16:11:37

———航空人笑而不语,社会哥目瞪口呆



万万没想到,半仙也没算到,2018年高考全国Ⅱ卷作文题竟是“飞机、弹痕、防护”,考场中的千禧宝宝们纷纷表示一脸茫然、无从下手,阴影面积无限大!


 

一言不合先晒题,其实是这个样子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神探狄仁杰问询元芳!

元芳:回大人,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道题看似不符常理,但从“幸存者偏差论”、“结果论与过程论”、“表象论与内在论”、‘’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等观点切入创作,刷个高分难度不大啊!

狄仁杰:嗯,我也这样认为。

“元芳你打住”,优秀班干部袁华表示不服,:“想当年,我凭借一篇大作《我的区长父亲》,在全区作文比赛中一举夺魁,深获秋雅芳心,夏洛都表示特烦恼呢。可飞机战伤这道题,让学文科的我写数理,简直无从下手啊!(背景音乐“一剪梅”响起……)


针对高考这件事,相信历经十余年艰苦磨砺的00后高考学子们在这场考试中能尽展才华,归来已是金榜题名! 

若是小伙伴们被作文题目所吸引,热烈欢迎青年才俊积(冲)极(冠)主(一)动(怒)选择北航、西工大、南航、哈工大等一众航空院校,投身于建设社会主义航空强国的伟大事业中。

发展国防事业,要从套路娃娃们做起。小编我墙都不扶,就服高考命题专家,高明胜过孔明呀。




为解决大家对于飞机战伤仍“一脸懵X”、“认知不清”等问题,且听小编絮叨下,飞机战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飞机在战争中具有夺取制空权、破坏敌方防御系统等重要角色,是决定战争成败的关键因素。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飞机就作为作战工具进入战争。然而,数以千计的飞机被击落使人们逐渐认识到战机作战生存力的重要性,据统计在1962–1973年间,美国在东南亚战场损失5000多架飞机。


图 军机机翼油箱遭到战斗毁伤(左) F-4飞机机身遭到战斗毁伤(右)

战场教训是实实在在的,现代飞机首先要跑得快,看不见、追不上、打不着;实在不行被导弹追上了也得扛得住。飞机的作战生存力即为飞机在敌对环境下能够生存的能力,其取决于飞机的敏感性(Susceptibility)和易损性(Vulnerability),敏感性指飞机不能躲避敌方武器系统发现、截获、跟踪、瞄准或攻击的特性,即飞机被命中的概率;易损性指飞机无法承受敌对环境引起杀伤的特性,这是一种条件概率,即飞机被命中后被杀伤的概率。可见,飞机的生存力和易损性这两个概念是密切相关的,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飞机的易损性越低,其生存力越高,今年高考作文题中采取对战机进行防护加强就是降低飞机易损性的一种措施。

图  军机的作战生存力本领


军用飞机作为高技术高价值战术平台,先敌发现、先敌开火,风光的时候也得防着被人打闷棍,武林高手,都是先练挨揍,再练揍人。



飞机战伤在装备研制和使用中处于什么地位?


自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始,航空强国就十分重视军机的作战生存力研究,在型号研制中获得了一定的优先权,作战生存力作为衡量飞机性能的重要指标之一,甚至在综合平衡下舍弃经济性、机动性等指标,在F22、F35等军机型号研制中,针对性的开展了生存力设计和充分的实验验证。


图 作战生存力是军机的一项关键核心指标(右图F-35飞机易损性模型)



为提升军机的作战生存力,航空强国纷纷把平台的抗战伤能力列入法律条款,强制实施相关鉴定。想成为武林高手,潜心修炼还是必须滴。



我国对军用飞机研制过程提出了十余条明确的作战生存力设计、验证等相关的规范、标准和设计指南。

以GJB67A-2008《军用飞机结构强度规范,第11部分:结构生存力》为例,对飞机使用中可能面临的威胁环境、产生的威胁效应、飞机构型、任务和使用条件等方面都作了规定,涉及到如机身、机翼、发动机舱、起落装置、操纵面和油箱等结构都对生存力作了要求,对于飞机的关键部件/系统在毁伤元作用下的毁伤效应,可按照如下的一种或多种联合形式进行实验模拟:常规武器:穿透型、射弹、破片、爆炸冲击波等;定向能量:烧毁、快速受热、着火、热/冲击应力等。

近年来,美国持续加强军机作战生存力的实验鉴定顶层监管工作,推行实验鉴定法规政策,强化作战实验鉴定对装备作战效能和适用性的考核力度,进一步提升研制实验鉴定的作战真实性,推进先进技术的不断发展成熟。美国在上个世纪颁布了作战实验法规(The Live Fire Test Law,1994)、联合实弹射击程序(Joint Live Fire,1983),易损性实弹测试法规和程序(Live Fire Test Law and Program,1987)等若干法规。2015年美国颁布了国防部新版5000.02《实验鉴定主计划3.0版》,强调“主要军需品的研制或相关产品的改进”等装备采办项目必须在跨越小批量生产之前进行实弹实验与评定,同时在实验实施过程中,持续推进“左移”倡议,在装备生产之前就开展更为严格的实验鉴定,以充分掌握武器装备的性能,提供更为准确的决策支撑信息。

美国有数十个实验室、大学、研究所和武器承包商从事军机作战生存力的研究工作,并注重研究的持续性和成果的应用性,对各类军机遇到的战斗损伤问题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归纳,建立了系统化的实验数据库,其飞机结构战伤数据库覆盖了自二战以来的数万架飞机战伤数据,较好地推动了技术发展和型号研制的应用。美国还成立了MRTBF(Major Range and Test Facility Base)组织,该组织下用于进行海、陆、空等军种装备作战生存力实验的专业研究机构就有二十余个。

图 MRTFB成员分布

近年来,随着航空科技与军机型号的迅速发展,我国也开展了大量的军机作战生存力研究工作。

中国飞机强度研究所作为我国唯一的飞机强度研究专业机构,具有代表国家对新研军机给出强度鉴定的职能,是国内强度专业体系设置最为全面的科研机构。从“九•五”开始,强度所就积极投身军机作战生存力的研究,在军机结构战伤易损性仿真分析和射弹实验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工作,持续到“十三五”期间,强度所针对军机机翼(含燃油箱)、活动翼面等结构/部件开展了作战易损性研究,已建立满足模拟常规作战毁伤的专用实验设施,主持修订编写了国军标《军用飞机强度规范GJB67A.11》,以及编制了《军用飞机结构高生存力设计指南》等手册/规范。

图 强度所在飞机作战生存力方面的部分研究成果



人体要锻炼才能提高身体敏捷性、肌肉力量与耐力,飞机也要采用系统化的措施才能提高战斗损伤能力,对新一代作战飞机战伤研究有什么启示呢?


军机作战生存力是一项系统工程,其研究涉及多类毁伤元的终端毁伤模式(射弹、破片、爆炸冲击波、聚能杀伤等),对于不同的目标对象,其毁伤响应及引发的后续效应也不尽相同,对象也覆盖了材料-结构-系统-整机等多个层级,具有跨领域、跨专业、任务对象多样性等特点。实施过程往往需在军方、工业方等多个单位的配合和协调下完成,且贯穿型号研发和使用的全寿命周期。

因此,小编觉得,应在型号研制初始阶段就应注重新型军机作战生存力的研究,注重研究的持续性和系统性,建立全寿命周期的装备作战生存力研究体系,并加强军机作战生存力实验数据搜集和实验数据库的建设。



 更多更有趣的科技知识,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冲击动力学航空科技重点实验室!


素材整理:张   宇

编辑校对:王计真



Copyright © 成都教育培训联盟@2017